当前位置:主页 > 业务领域 > 婚姻家庭 >

婚姻家庭

marriage and family

婚姻家庭
 

婚姻家庭概述

婚姻和家庭-介绍婚姻对男女来说都是最困难的关系。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婚姻,原因很简单,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夫妻之间的矛盾、冲突和争斗通常被认为是“天上的雨,地上的高阶级”。我认为每个家庭的爱都是维系婚姻的重要表现。
对许多学生来说,婚姻家庭问题的秘密被揭示出来:“婚姻中的一方知道另一方需要什么,但它给了另一方他认为另一方需要或习惯的东西。如果我们在错误的地方使用同理心,当然会有婚姻问题。要改善婚姻,我们需要相互学习,这是相反的有效途径。”
《婚姻与家庭》这本书对婚姻问题做了详细的分析,以指导人们在婚姻中。

婚姻家庭法概述

婚姻家庭法是以婚姻家庭法律规范和婚姻家庭法律现象为研究对象的一门基本法学科。本课程介绍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的历史、立法体例、基本原则和法律措施
新中国婚姻家庭法是1950年《婚姻法》创立的,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停滞不前,1980年《婚姻法》复兴和发展起来的。20世纪90年代,它逐渐形成了婚姻法的主体、收养法的支持主体和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其他部门法律的相关规范和不同效力层次的法律渊源是相辅相成的分权结构。伴随着这一点,婚姻家庭法修改的研究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到90年代中期达成共识,目前已被提上立法工作的议事日程,初步完成了“专家试行稿”,并正在讨论之中。参与这一跨世纪重要立法研究的学者应该感到沉重的学术和历史责任。为此,笔者从五个方面对我国婚姻家庭法的宏观定位提出了粗浅的见解,以期促进和深化学术界同仁,并将其纳入具体的法律体系建设。

婚姻家庭法的技术定位

从立法技术等形式意义上分析,作为一个部门性法律体系,它必须规范、严谨、明确、完备、系统、全面,以确保其各种法律价值的整合与同构。基于此,立法必须正确把握细致与粗糙的关系。一方面,每一项法律规范和法律条文都是具体完整的,使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方面都没有漏洞。另一方面,它保持了对一定社会行为和社会关系的抽象和概括,使法律规范具有事前调整和事后调整的一般效率,实现了法律的价值。互补性和功能性匹配。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婚姻法具有一般性和原则性的优点和特点。因此,整个《规范》及其条文从形式到内容都是简明的、抽象的、笼统的、粗糙的、模糊的,这也成为其严重的弊端;其“宜粗而不精”的立法技术取向,完全不符合现代社会法治的要求和法律本身的价值;对条文的高层次概括和宽泛粗糙的结构,偏离了法律规范的明确性和具体性法律的运行也超越了其典型的大方向,使法律失去了指导社会关系和个人行为的严谨地位,在具体问题上往往让人无所适从,可操作性差。
基于详细法律规范的要求,针对现行法律的不足,新婚姻家庭法应首先从立法技术上更新,从粗放性原则上更新为详细规范。作为美味要求的内容,要特别注意三个方面:
要综合考虑和体现社会对婚姻家庭法公正、安全、高效、灵活、简洁等多重法律价值的要求,优化确定由法律概念、基本原则、法律规定、法律规范等构成的法律结构功能模式最大限度地协调、整合、统一和最有效地体现法律的功能和价值,就有可能避免法律体系内功能的相互制约、冲突和抵消。
改变现行法律的一般性、抽象性及其相关的简要大纲形式,摒弃以往“先粗后细”、“先粗后细”的立法技术倾向,使规范体系细化、清晰、具体,贴近调整后的现实社会关系,强化各项制度的形式约束力,提高其运行和应用的安全系数。
合理合理配置法律规范所需的承担、处理和制裁三要素,引入法律责任机制,体系整体结构和单位结构的完整与缺失,法律控制模式的共性与典型性,共性与透明性,以及具体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完善相应法律制度的责任保障体系,实现行为模式的法律责任范围与违法行为的危害程度相一致,而违法行为的认定在法律责任部分与行为模式中的强制性规范是一致的。为确保婚姻家庭法有明确的重点和控制方向,有效地鼓励和诱导人们的积极行为,禁止和限制人们的消极行为,纠正和制裁人们的违法行为,创造积极的法律秩序。

婚姻家庭法的价值定位

第一
婚姻家庭的属性内涵决定着个体化和社会化。婚姻家庭法调整的对象是两性关系和血缘关系,是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其特殊性是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个人需求与社会需求的矛盾兼容。
可以说,婚姻家庭是原始动物性与社会性、个体需要与社会生存发展需要不可调和的必然产物。和解的结果是,社会为两性关系和血缘关系建立了一个范式,引导和迫使人们在这个范式中满足自己的自然表现和社会需要;在这个范式之外,他们应该承担不利的后果。
这种范式最集中、最明确、最严格的形式是婚姻家庭法。因此,婚姻家庭法价值中心的选择有三种可能:一是以自然需要和个人利益为中心的个人本位;二是以社会需要和社会利益为中心的社会本位;三是整合婚姻家庭法价值中心个人需要与社会需要和谐兼顾。
现代社会的运行和发展模式决定了婚姻家庭法价值认知和选择的二元性:一方面创造良好的社会氛围和条件,极大地满足社会成员的个人需求,保护个人利益,保障基本人权,要求个人服从社会,建立稳定和谐的社会秩序,强化责任和义务,促进社会进步和发展。这两个方面决定了婚姻家庭法的认定和保护有两个标准主体:一个是社会主体,另一个是个人主体。作为实现媒介的是婚姻共同体和家庭共同体。
第二
婚姻家庭法的民法属性决定了其基本价值取向。在调整对象上,婚姻家庭法属于民法范畴,是私法的有机组成部分。民法的一个基本特征是借助民法中私人利益的合理运作,确认主体的私人利益,调整私人利益关系,实现整个社会利益的平衡和完整实现。
婚姻家庭法以调整两性关系和血缘关系为特征,根植于具有普遍意义的微观社会生活之中,其调整对象也具有明确的“私利关系”取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自然需要和利益从婚姻家庭的自然属性中派生出来的人,这是人格的本质利益,而不是目的利益;另一种是人格的自然利益,从婚姻家庭的社会机制中衍生出的个人身份利益和伴随而来的财产利益,可以称之为伦理合法权益。
现代婚姻家庭法的价值取向在于确认这种利益,调整主体间的互动关系,通过确保这种“私利”的最佳满足,实现婚姻家庭社会功能的有效实现。基于此,婚姻家庭法与民法的共同功能是将确认和调整后的私利关系归属于权利主体,建立民事权利体系,保障私权,从而奠定了权利法的基本属性,使法律价值显得个人优于社会。
然而,当代民法的进一步发展已经突破了这一传统趋势。过去,绝对的、神圣的私权逐渐走向相对的、有限的私权,社会本位的价值日益凸显。婚姻家庭法兼顾个人和社会的双重价值,既是民法潮流的表现,也是典型的确认。
第三
在功能定位上,婚姻家庭法应力求兼顾公法功能与私法属性,保障功能与权利本位并存。由于婚姻家庭关系是一种特殊的民事关系,它毕竟不同于公民社会的价值或利益规则。它源于人的关系秩序的本质和自然的社会共同体结构,而不是目的性的利益关系。其存在和功能具有鲜明的公法秩序、社会保障和福利属性,保护弱者和利他主义者的价值取向直接包含在权利义务关系中。意志的自主性、授权的强制性和社会规范性、强制性和个人的需要与社会利益、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是密不可分的。
因此,我国婚姻家庭法既要注重与民法一般价值体系的一致性,又要坚持其内在的功能规则,使“公法”功能与“私法”属性得到兼顾,保护功能与权利标准并存。

具体事宜详情联系

专业律师:徐律师
详细电话:157-1207-3469
注:具体法律规则和法律条款根据当地当时法律,网络数据仅供参考,实际请联系律师咨询